来自 文学故事 2020-05-04 05: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 > 文学故事 > 正文

便用笔在手腕上画,开始在图画本上画起了手表

这段日子,有点时间老想翻腾箱底儿,时不时的会发现一些老物件儿。这不,今儿的意外收获是三十多年前的一只手表无意中重见天日。细细抚弄着这只早已离休多年的天津产老东风牌机械表,擦去表玻璃上的灰尘,捏着表把儿,拧了几下,那表针居然一格一格地转动起来,放在耳边听听,嗒嗒声还是那样清脆,带着颤颤的回音儿。这是我来京时随手带过来的唯一一件财产。自从有了BP机之后,这只手表便退下了俺的手腕。在这箱子底下一压就是二十多年。打量着那壳儿,那链儿,又勾起俺沉寂多年的情思,直接把俺拉回了久违的童年美好时光。耳边又响起了小弟的恳求声:哥哥,给我画个手表。 小时候,手表可是个稀罕物儿,在俺看来,能戴上手表的都是很了不起的人,要么是当官的,要么是有钱的。俺家在村子最穷,不用说是戴,连见到的都很少。也别说,有一天,乡里的工作组来我家吃派饭,一个年轻的小干部腕子上就有这么一块,把俺羡慕的老在人家身边转来转去,问这问那的。小干部挺和气,告诉我,他的手表是上海牌的,据说100多块呢。 俺开始对手表着迷了,脑子里想象着手表的样子,开始在图画本上画起了手表。俺不是吹牛,上小学的时候,图画水平还是不低的,尤其喜欢画小人儿,画过日本鬼子,国民党军官,也画过方志敏,列宁,大家都说俺画啥象啥。俺被捧的忘乎所以,以为自己真的成了大画家,于是还想画毛主席,别人的一句话把俺给吓回去了。那是伟大领袖呀,你画坏了会被抓起来的。 后来,俺不甘心在纸上画了,想来点实的,玩起了人体绘画。想想也就跟如今的纹身彩绘差不多。只是没有这么精美,惊艳,没有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比俺小四岁的二弟心甘情愿地充当着载体。那天学校放假在家,妈妈到地里耪地去了。俺和两个弟弟在家,便在二弟身上玩起了绘画。俺让他好好站直了,先用圆珠笔画了副眼镜戴上,觉得不尽兴,一时心血来潮,要为他画上一只手表。 二弟当然乐意。手表是圆的,需要在手腕上先画一个圆圈。为了画的逼真,俺要将圆圈儿画得更圆一些才成。在纸上画,俺有圆规,自然不是问题。可这圆规扎在二弟的肌肤上转上一圈,显然不太合适,而且二弟也不会同意俺这种残忍的法西斯行为。 共4页1234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成为学习者练习052                                            

用笔在手腕上画手表,记录过程和感受。

          伸出左手手腕,拿起圆珠笔,准备郑重地在手腕上画一个表。下笔之前,禁不住乐了,想起了小时候羡慕大人有手表,我们小孩无法得到,便用笔在手腕上画,想画什么样就画什么样,想画多大就画多大。而现在有条件戴手表了,却不那么在意戴表这事了。

         重温三十年多年前的场景,感觉一切很神圣。先构思自己要画的表的形状与大小,郑重下笔。画一个圆圈,笔尖划过皮肤,很轻柔,但又微痒微痒,是舒服的感觉,心头又漾起愉悦的感觉,嘴角上扬,脑海里又浮现出童年的画表趣事。想着想着,笔尖一滑,圆没有画圆整,但不影响整体。

        画刻度,画指针,写数字,都歪歪斜斜的,笔在皮肤上走动不是那么顺畅,笔尖所过之处,皮肤会凹陷,遇到轻微的阻力,故每一笔都呈扭捏之态。

      最后呈现的手表自然也不如理想中美观,但内心被唤醒的——童真童趣,才是最美好的体验。

方老师点评: 052作业非常棒!起笔动念,你捕捉到了。笔在皮肤上划的感觉,你细细体会了,构思过程也得到呈现,合格。

图片 1

手腕画表实图

本文由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文学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便用笔在手腕上画,开始在图画本上画起了手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