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小说 2020-02-05 23:5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 > 文学小说 > 正文

而哥斯达黎加的跳蛛会搭配吃点蚂蚁幼虫,这稀

我想说说非洲所谓的稀树草原,如果这种稀树被连根拔去,那稀树草原就干脆只剩下草原而没有树了。这种树只有一两米高,虽有树干,但像是灌木,枝条纷披。最先吸引我目光的是树干上悬吊的一个个羽纱样的小袋子,有十几厘米大小,纺锤状,白花花、毛茸茸地飘动,好像是一种败絮缠绕的鸟巢。

图片 1

树还没有长叶子,好在枝条并不孤单。它褐色的骨架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钉状物。每个钉子大约有四厘米长,尖端非常锐利,坚硬如铁。此刻,由于靠得很近,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鸟巢的细节,巢中还有一只小鸟。

-CELL- 发现世界首个“素食”蜘蛛物种 这种蜘蛛能绕过蚂蚁的看守,去食用美味的洋槐叶芽。传统观念认为,蜘蛛通过结网捕食各类昆虫,填饱肚子,是不折不扣的肉食动物。美国研究人员近期在墨西哥和哥斯达黎加发现一种素食蜘蛛。它口味清淡,主食洋槐树叶,偶尔搭配少许蚂蚁幼虫作为配菜,成为世界第一种为人们所知的素食蜘蛛。素食主义这种素食蜘蛛名为吉卜林巴希拉,因纪念英国作家拉迪亚德吉卜林及其著作《森林王子》中的黑豹巴希拉而得名,属于新热带跳蛛,体长5毫米至6毫米,栖息在洋槐树上,以洋槐树叶叶端富含蛋白质与脂质的贝尔特体为主要食物来源。蜘蛛种类繁杂,迄今已发现不下4万种,但先前发现的蜘蛛都以捕食昆虫为生,只有个别种类偶尔会吃些花蜜或花粉,因此吉卜林巴希拉跳蛛是世界上第一种素食蜘蛛。其中墨西哥地区的跳蛛比较极端,几乎只吃树叶,而哥斯达黎加的跳蛛会搭配吃点蚂蚁幼虫,均衡饮食。研究人员之一、美国维拉诺瓦大学教授罗伯特柯里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这一不寻常的发现让他倍感意外,因为在已知的所有蜘蛛种类中,这是惟一一种素食蜘蛛。这一研究发表于最新一期《当代生物学》杂志。斗智斗勇柯里说,由于洋槐树有蚂蚁守护,因而能抵御外来掠食者,吉卜林巴希拉跳蛛觅食的过程可以用斗智斗勇来形容。蚂蚁与洋槐树已经形成共生关系。每当有掠食者入侵洋槐树,蚂蚁会予以反击,而作为回报,蚂蚁直接食用贝尔特体,但吉卜林巴希拉并未因此退缩。柯里说,由于老树叶上贝尔特体稀少,蚂蚁不屑光顾,为避免与蚂蚁正面冲突,吉卜林巴希拉跳蛛一般在老树叶上觅食。但它们如果实在饥饿难耐,就会迎难而上,不惜受到蚂蚁攻击,进犯新叶。它们会伺机寻找突破口,观察蚂蚁的行动,瞄准一个蚂蚁不多的地方就开始行动,柯里描述说,随后它们步步逼近,迅速抓起一把贝尔特体,将它们撕碎后塞进嘴里,再逃之夭夭最后它们选一个安全的角落慢慢享用战果。研究人员说,有时这种蜘蛛还会发出化学气味,将自己伪装成蚂蚁,企图蒙混过关,骗取食物。素食有因柯里解释说,吉卜林巴希拉跳蛛选择素食可能出于多种原因。热带生物之间竞争十分激烈,因此有时反其道而行之可能有利生存,柯里说。他分析说,一般跳蛛无法结网捕食,只能通过追捕猎物填饱肚子,食物来源不稳定,但贝尔特体就在洋槐树上,不会随便移动,为它们提供可预测的食物来源。除此之外,由于洋槐树四季常青,产生的贝尔特体数量可观,因而对吉卜林巴希拉跳蛛有极大吸引力。另外,与其他树木相比,洋槐树只靠蚂蚁保护,本身不会散发化学物质,让它们有机可乘,柯里补充说。更多阅读《当代生物学》发表论文摘要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只是……我非常惊恐地发现,鸟已经死了。如果单单是死亡,还不会令我如此毛骨悚然。它是非正常死亡,是被这个鸟巢样的悬挂物勒死的。这只死鸟非常轻,会随着微风摇晃不止。也就是说,它已经是一个空壳。那么,它的血肉到哪里去了呢?

带着满腹疑问,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荒草中跋涉,突然,我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钳住了——女巡守员长满金色汗毛的胳膊。

她严厉地质问:“你要到哪里去?”

我说:“我要看看那边的鸟巢。”

她在照料大家下午茶的当口儿,一眼瞥见我的无组织无纪律行为,三两步赶过来。她长叹了一口气,说:“那不是鸟巢,是鸟的坟墓。它是一种大型蜘蛛。你看,到处都是它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果然,四处的枝杈上都有若隐若现的蛛丝浮动,但它们柔若无骨。飞翔的小鸟自由活泼,冲劲很猛,蜘蛛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网住它们?

女巡守员看出了我的疑惑,说:“这种食鸟蛛的个头很大,有六只眼睛、八对腿。它会喷网,喷出的蛛丝蛋白质含量很高,非常强韧,能承受4000倍于蜘蛛体重的重量。它布好了网,就躲起来。如果是小昆虫粘到网上,食鸟蛛并不吃它们,留着它们挣扎来做诱饵。鸟看到小虫,就会飞过来,等到鸟儿筋疲力尽了,食鸟蛛就爬过来,分泌毒液将猎物麻醉。然后食鸟蛛就不断吐丝,直到把鸟死死地捆住,包裹得紧紧的,看起来好像一个圣诞节的礼物。”

我惊叫起来:“当这个类似鸟巢的东西编结起来的时候,小鸟还活着?”

女巡守员说:“是的,那时它能看到天空,却再不能在天空飞翔。它的血肉很快会被蜘蛛毒液溶解,这时食鸟蛛就会像小孩子吸酸奶一样,安然地慢慢享用小鸟。”

看得见的杀戮和看不见的阴谋就潜伏在我们身边,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女巡守员说:“你不必伤感,大自然就是这样循环往复,比如这些树,是大象的餐桌。”

大象非常爱吃这种树,连树皮带树杈,甚至这树枝上尖锐的釘子也一道卷进肚子。对此,我只能表示,大象的胃黏膜一定像铁砂纸。

女巡守员开心地笑起来:“大象的唾液很黏稠,能包裹住尖锐的刺槐,让自己不受伤害。”

我惊叫起来,说:“您是说这种长满了钉子的树叫槐树?”

“对啊。刺槐原本就发源于非洲。”女巡守员看了我一眼,奇怪我的惊奇。

由于京剧《玉堂春》的广泛流布,洪洞广为人知。洪洞有棵老槐树,我们似乎觉得老槐树是中国特产。而在非洲土地上生长的刺槐,在中国被称为洋槐。

有的资料上说,刺槐是可高达25米的乔木,但我在非洲所见的刺槐都是几米高的灌木。是不是因为大象、长颈鹿、斑马等动物的啃食,让洋槐再也长不高了呢?

原来洋槐是看人下菜碟的呢!

如果年降水量为200~700毫米,刺槐就可以茁壮成长,变身为大型乔木。

如果年降水量低于200毫米,它就摇身一变成为灌木丛状态。不过别看它变矮小了,却长得飞快且树冠浓密,甚至可以超过以速生闻名的杨树。

刺槐生性朴实、任劳任怨,可以在干旱贫瘠的石砾、矿渣上生长,可以忍耐3‰的土壤含盐量。它自身具有根瘤菌,可以固氮,自我造肥,自我营养。

洋槐于是成了稀树草原上动物们的大恩人,为丛林区提供了生物的栖息地,提供食物,成了旅馆兼饭桌。

朝气蓬勃的女巡守员笑着说:“根据科学家们的最新研究结果,如果没有一些动物来啃叶子,刺槐反倒会遭到伤害。”

我大为不解:“怎么会这样?刺槐有自虐倾向吗?动物不来啃食,它反倒不自在了?”

女巡守员说:“动物学家们从1995年开始,把六棵刺槐用带电铁丝网围住,以防任何动物啃食刺槐的叶子。他们又找了六棵刺槐树作为参照,让它们暴露在野外,供长颈鹿、大象和其他食草动物尽情食用。多年过去了,结果发现,在铁丝网保护下的六棵刺槐树不仅没有长得更高,反倒比没有围住的刺槐树的死亡率高一倍。”

我疑惑:“这是为什么?”

女巡守员说:“它们受到了蚂蚁的侵害,蚂蚁招来了桑天牛,桑天牛会损害槐树的树皮,减缓槐树的生长速度,增加死亡率。而不断被啃食的刺槐就不会招惹这种蚂蚁。”

原来是大自然秘不示人的循环图!

我说:“当您看到一只弱小的动物就要丧生的时候,是否会激起拯救它们、制止悲剧的冲动?”

她说:“是的,这种感受主要集中在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有一次看到一头狮子马上就要吃掉一只小长颈鹿,我出手救了小鹿。但后来我明白了,如果这个弱小的生物不死去,那个大型动物就会死去。大自然已经这样运行了无数年,自有它的道理。任意去改变它,反倒是人类的狂妄。现在,我已经可以心境平和、安之若素地看待这种轮回了。”

本文由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而哥斯达黎加的跳蛛会搭配吃点蚂蚁幼虫,这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