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小说 2019-11-04 21: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 > 文学小说 > 正文

秦太师不用想就知道会是什么样事情,秦会之对

在这个时代,讯息的传递常常要延后很长一段时间。东北战场和燕云战场之间的消息传递,由于是自家人给自家人报信,所以还来得顺利些,内容也确切些、深入些。而江南、川陕等地对于这两个战场形势的把握,便要比新汉政权内部来得迟缓和表面。 折彦冲在东北取得大捷的消息传的很快,大概在一六八零年十一月便到达了刚刚改名的为建康的南宋行在。在大概一个月后,两河、燕云的捷报也不断传来。至于汉军进军期间的一些隐忧,江南、川陕、湖广的士大夫反而知道得不多。总体来说,从一六八零年十一月到一六八一年正月这三个月里,北边传来的消息就是汉军大胜、大胜、大胜!无论是士大夫还是武将,都从金军不断溃退中惊讶地认为:金人在汉部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听说了么?汉部又打胜仗了!” “嗯,听说两河已经完全收复了!现在就差真定。” “何止,听说连金人的老家也唾手可得了!那么远的地方,只有当年大唐曾经打到那里去!” 自秦以后,中国人便有根深蒂固的大一统观念。当天下还很混乱时,大家都不知道何去何从,不知道向谁贡献自己的忠诚、货卖自己的能耐。但只要有一个势力展现出明显胜过其它势力的优势时,天下英雄就会向它靠拢!一个政权如果能向天下人展现出一种比其它政权都更为博大的胸襟和更为强大的力量,让天下人认为它是最有希望统一天下时,这个政权几乎不需要刻意去招揽人才,天下英雄自然会属意于它!一个政权一旦得到了这种“势”,那它只要不犯下严重的错误,几乎单凭惯性便足以一统中原,到时候收拾各个割据势力,如拾草芥。 当今世上,既拥有一个完整政治系统又有力量问鼎中原的势力只有金国、大宋和汉部三家。大金的力量很强,但它的政治系统粗糙得很,而且又是很难被中原士人承认的蛮夷政权;大宋的系统很完满,但它的气象却是日落西山,而且目前十分疲弱;就当下的形势看来,汉部这个政权显然是兼有二者之长,而无二者之短。 所以,当折彦冲在东北、宗颍在河北所取得的大捷接连传来之后,江南、湖广和川陕的文武士人受到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汉部那并吞胡汉的开国气象。 “终于将金人赶出去了!” 当娄室撤出陕西,西兵趁机收复全境之时,陕西兵将中感情充沛的竟然感动得流泪。当然他们知道能完成这项伟业靠的主要不是他们自己的奋战,而应该说金人是被汉部硬生生给逼走的。这时张浚已经到达汉中,在名义上接掌了川陕的大权,但陕西的民政军务实际上还掌握在各州各军的文臣武将手中。 曹广弼传檄陕西,一方面要求夏边诸将为华夏守土,并应承如果夏人胆敢犯边,汉部自会动用人力、财力、兵力和外交手段向夏人施压,有汉部作为后台夏边军民不必担忧;同时又希望延、陕、华、耀、京兆府等陕西腹地的英雄好汉能够引兵向北,呼应河东军的西北战线。在汉宋协议当中,陕西是一个很模糊的所在,因为汉部实欲得之而知宋必不肯轻弃,所以双方便搁置起来不提。这时曹广弼挟大胜之威传此檄文,陕西诸将无不踊跃,只是他们毕竟还是南宋之臣,虽有心出兵但仍先得上书向朝廷请示。 “安稳了,安稳了。宗泽元帅的公子,真是名不虚传啊!” 江南的士大夫听说宗颍打到了真定、部分兵马甚至进入燕京道无不抚额称庆。宗颍前往山东一事虽然有变节的嫌疑,但宗颍当初毕竟是奉了楚国公主前往,汉部又是已经被士人承认为华夏的政权,说起来在面对金人的时候大家都是自己人。再从汉部在山东推行的政策,以及王师中、李应古、胡安国、陈显等人在汉部的情况看来,将来汉部就算混一宇内,江南的士大夫也一样会过上好日子。到时候有变化的,也许就是赵氏变成折氏,而士大夫们则照样和新的天子共天下。 “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从折彦冲和杨应麒的种种表现看来,这对君相很明显是德才兼备,文武双全,既能满足武人的野心,也很符合文士的胃口。甚至连建康朝廷上的公卿,也有不少在打着顺应大势的算盘了。 就在华夏文武士民为北边的大捷大爽特爽的时候,有一个人却陷入了极度的惶恐之中,这个人就是赵构。 那些该死的陕西守臣,竟然上表要求响应曹广弼!甚至连建康朝廷上的那些官员,这些日子来看自己的眼光也不一样了——其实文臣们未必会将他们心里的想法流露得这么明显,但赵构自己却觉得心虚,觉得害怕。汉部的每一次捷报传来都像往他心里扎了一刀!如果只是朝廷内部出了问题,那还好办,只要挑起政争,将反对自己的人远贬他乡就好。可现在的问题是外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汉部,一个比金人危险百倍的汉部!如果真让汉部把金国给灭了,在南宋政权如此疲弱的情况下,折彦冲几乎不需要动用大军,也许一道檄文下来他赵构便得吃不了兜着走。 忽然之间,赵构对当初答应和汉部结盟一事充满了后悔。 建康皇宫以外的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激情,那是燕云和东北那边的胜利带来的激情。折彦冲和宗颍的胜利,是文明世界对野蛮世界的胜利,这种胜利是超越政权的,是为所有华族所共享的。 然而外面的欢歌越昂扬,皇宫里面的气氛就越诡异。这不仅因为赵构刚刚丧失了性功能以及独子,更因为这个皇帝发现好不容易到手的帝位也许就要泡汤了。 他趴在一个妃子身上,努力地想强硬起来,可无论怎么努力都宣告失败。 “出去!出去!” 赵构将那个可怜的女子赤条条地赶了出去,自己躺在床上不断地喘息。 赵氏,会变成柴家么?他赵构会变成李后主么?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脑中冒出后主的这句哀词,他忽然感到一阵晕眩。 “皇上,秦大人奉旨觐见。” “啊!”赵构跳了起来,叫道:“快传!” 秦桧对于汉部内部几个将军的关系,原本并不是很清楚。但他毕竟是这方面的天才,在成为欧阳适、陈显的棋子以后,也有了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其他宋臣接触不到的信息,渐渐地掌握了一点关于汉部核心政争的端倪。 在听到欧阳适南下的消息之后,秦桧不免大吃一惊。这时他已经很清楚塘沽对欧阳适来说意味着什么。之后他又奉了赵构的旨意前往登州参加楚国公主和汉部七将军的婚礼,以秦桧之才自然在那次婚礼前后看到了许多普通人看不到的事情来,并推断出欧阳适很可能是在汉部内部的争斗中失势了。 在杨应麒大婚后的第二天,当时正极忙碌的七将军在百忙之中还抽了个空隙见秦桧,那次一对一的密谈为时甚短,杨应麒也没有对秦桧说太过深入的话,甚至有点像只是要见他一见,但秦桧已经料到七将军是在向自己示好了。那时他已经很了解杨应麒在汉部是什么样的地位,对于杨应麒的拉拢自有十分得体的应对。 不过秦桧并不打算在大局未定之前就彻底抛弃欧阳适这条线,回到江南以后,他仍然和欧阳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慢慢地他发现:陈显方面传来的指示,和欧阳适方面传来的指示,在一些细微之处常常存在歧异,这就更进一步印证了秦桧的怀疑——杨应麒和欧阳适果然不是一路上的人。 当折彦冲、宗颍在北方的大捷传来之时,许多心志不坚的人都为自己押错了宝而大感后悔,痛恨自己怎么不像陈显、王师中那样及早归顺汉部。反而是秦桧对此十分坦然,在这样一个人心惶惶的时刻,反而秦桧显得十分忠诚。赵构见秦桧全身上下笼罩着一股坚贞不移的气概,就是言语中也句句是要对南宋皇朝尽忠到底,不免对这个“忠智双绝”的妙臣大生好感,信任倍增——他却哪里知道,秦桧之所以这么放心,根本是因为他有恃无恐! 不过在私底下,秦桧其实还是很烦恼的,这种烦恼在于他虽然已在宋汉之间买了暗宝,但在汉部内部该买谁,他却还没法决断。就眼前而论,杨应麒的势力自然比欧阳适大得多,但杨应麒毕竟远在辽阳,而且现在杨应麒势头大盛,在这种形势下自己投靠过去他未必会很看重;而欧阳适虽然暂时失势,但他的根基仍在,而且离得比较近,对宋伐交的事情上,欧阳适拥有相当大的权力,而且现在他正失势,如果自己投靠过去,在欧阳适心目中应该会取得比在杨应麒心目中更高的地位。 还有一点秦桧所顾虑的是:当初和杨应麒见面时,这位未来的宰相眼中竟不经意地流露出一点鄙夷——甚至是厌恶。 秦桧曾经怀疑那是否是自己的错觉,不过那转瞬即逝的眼神始终铭刻在他心里,久久难以抹去。他直觉地感到:杨应麒似乎不喜欢自己。相反,欧阳适那边就好多了,这位四将军喜欢奉承,对付起来似乎也没七将军那么麻烦。如果欧阳适能够得势,那对秦桧来说自然会比杨应麒得势好得多,他立马想也不想就会投靠过去,但问题是欧阳适现在是失势,而且暂时来说也还看不到多少重新抬头的迹象,这就让秦桧大感难做了。 从登州回来以后,秦桧便一直周旋在杨、欧之间,对于双方的指示尽量调和。幸好几个月来两大巨头也没有传达具有明显冲突的指令——直到折彦冲东北大捷的消息传来! “好厉害!好厉害!” 在被窝里,秦桧的老婆王氏惊叹着——她和她丈夫都是在金人淫威中屈服了的人,所以对金人武力的敬畏比常人更深了一层,甚至达到了崇拜的地步。他们之前虽然为汉部所控制,但对汉部是否打得过金人深怀疑虑,可东北大捷的消息彻底颠覆了他们对当前几大势力军队战斗力的估计。 “宋虽强不能遇辽,辽虽强不能遇金,金虽强不能遇汉”——王氏脑中产生了这样的观念,而这种观念在不久之后更一度成为天下人的共识。 “还好我们已经投靠了汉部。”王氏道:“你当初在塘沽遇到了四将军,那真是天大的运气!” 秦桧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可心里却有些不爽快。对于自己的定位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价值所在,就是出卖南宋政权。买家无论是金人也好,汉部也好,总之南宋政权对汉部的威胁要大,威胁大了价值才能更高,那样他秦桧才能卖个好价钱。要是南宋政权相对于汉部来说太过弱小,甚至不堪一击,那他秦桧就会变成一块鸡肋。 随着汉军在两个战场的不断胜利,赵构的情绪明显受到了影响。这个皇帝虽然甚能忍得,但秦桧还是看出了他的烦躁。忽然之间,他仿佛看见眼前呈现一条全新的道路,一条让南宋政权升值的道路——毕竟,南宋政权升值了,也就是他秦桧升值了。 “盛极必反,现在汉部应该有危险!而这危险,就是大宋!” 秦桧忽然笑了。之前他在塘沽面对欧阳适时显得不堪一击,那是因为他掌握的信息太少,掌握的权力太小,但现在就不同了。尽管他对汉军北进的隐忧掌握得没有杨应麒、萧铁奴那么确切,却仍然和杨、萧一般迅疾地看到汉部的虚弱之处。杨应麒看到了汉部的隐忧而无法作为,但他秦桧就不同了——如果说汉部的背部露出了空挡,如果说这个空挡的后面悬着一把刀,那秦桧就是有机会握住这把刀的人! 果然,没过多久,北面传来的杨应麒的紧急指示:要求秦桧无论如何搞好宋汉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要让赵构安心。 “他们果然在心虚。”秦桧冷笑起来,现在他已经确定:在这一刻天下大势的主导权已经落到了自己手上! “不过,我该怎么做呢?”秦桧知道,他掌控天下权变的这次机会是转瞬即逝的,他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等他出手以后,无论天下大势变成什么样子,他的重要性都会马上回落。所以他要想好怎么样才是对自己有利的! “当然不能让汉部灭亡。” 如果汉部彻底覆灭,赵构一统天下,那当然最好,不过秦桧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就眼前看来,他还是倾向于汉部会是最后的赢家。而且如果自己打击汉部做得太过火的话,也会引起汉部的报复,汉部手中捏有秦桧的把柄,秦桧经不起汉部打击的。 “可是,又不能让汉部太顺!” 汉部太过顺利的话,他秦桧就没用了。 “所以得让汉部遭受一次打击,让它感受到大宋的压力。同时还要趁机改变一下汉部内部的棋局。但是又千万不能让辽阳那边的人知道这次打击是我安排的。” 就几个政权之间的关系而言,最好是女真遭受重创,汉部受轻伤,而汉宋之间则处于某种平衡;就汉部内部的权力分配来说,杨应麒一家独大对秦桧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必须想办法让欧阳适拥有更多的权力。 想通了这些以后,秦桧大体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这时欧阳远来了,隐讳地传达了欧阳适的指示:要秦桧密切留意宋廷的动态,随时等待欧阳适的指示。欧阳远言语中还透露了一个暗示:让秦桧对辽阳那边不要太过听话。 送走了欧阳远以后,赵构宣他进宫的旨意也到了。

一六八一年即将结束,建康又迎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年关。会宁焚毁、金主被杀的消息,这时候已经传到了江南,南宋的士大夫对这个消息充满了复杂情绪。毕竟,金人乃是宋人之仇寇,听说金都覆灭金帝死,大部分士大夫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弹冠相庆。但是上次赵构因汉军大捷而从背后捅汉部刀子一事,又让他们不敢轻易将这种欢喜表露出来——谁知道皇帝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啊!万一将自己的态度表露得太过明显,惹了赵构的忌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彬甫,你看赵官家这次会不会又丧心病狂向我们动手?” 此时建康城内的驿馆中,两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正在围炉坐谈,聊的也正是这件事情。这两个小伙子都不是赵氏僚属,而是新汉之臣,一个叫李世辅,陕西人,其父李永奇在刘锜手下为将,父子两人都深得刘锜爱信,另一个叫虞允文,四川人,其父乃河东路文臣之首虞琪。可以说,这两人都是新汉政权重要人物的后人,此刻出现在建康却是各有缘故。虞允文是以曹广弼使者的身份来到建康向赵构下交涉文书,李世辅则是一路护送林翼,到达徐州后又折回建康办理一些手续。 虞允文加了一些炉炭,又探了探酒壶,见酒已温得刚刚好,便提起壶来分别替李世辅和自己斟满,这才道:“动手?他便是有这份心,怕也没这份胆,便有这份胆,怕也没这份力量!如今我们东、西两路,都防的他甚紧,东海这边自不必说,长江口依然是我们的天下,有四将军在,随时可以像上次一样直捣他们的老巢!至于山东,赵立将军守山东时连宗辅宗弼也进不去,还会怕宋军?而秦川……嘿嘿,秦川那边我可没你熟了。” 李世辅哈哈一笑,说道:“这次我奉了刘将军命到长安保护林翼大人,可是见过忠武军军容的,那等纪律,那等训练,那等老辣,真真让人佩服。当初幸好泾原兵没动手打,要不然能否保住他们在西北的威名可就难说了!在汉中的宋军不来便罢,若是敢来,忠武军定叫他们有去无回!” 虞允文微笑道:“这就是了,赵官家怕死得很,没把握的仗,他不会打的。如今我们分了力量注意南边,虽然北边因此而不够凌厉,但南边守住了,北边才好放心开打。反正东北已经大捷,只要大将军率领汉军主力入关,燕云便大事定矣!” 李世辅听到这里,忍不住摩拳擦掌道:“从东北打回燕云,想到这个我就拳头痒痒!也不知我赶不赶得上这场大战!哼!都怪这见鬼的南宋朝廷,办事这么慢!可别误了我们的大事!” 虞允文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们便是到了中枢,怕也要在辽阳或者辽口、津门呆上一年半载的,如果大将军以神速之兵进取燕云,这场大战,我们怕是赶不及了。我是个书生,便是北边开打,那也没我上战场的份,最多在后面料理后勤,给你们呐喊助威。倒是世辅你没能赶上这场大快人心的大战事,颇为可惜。” 李世辅也叹道:“那也是。其实东海这边精兵百万、良将如云,我便是能及时赶到,怕也轮不着我这无名小卒上战场!” 按理,两人都是来自西面,办完事情后也当回秦晋去,不过曹广弼和刘锜却分别叮嘱他们不用西还了,在江南办完事情,便寻个理由直接往东海去到中枢听命。 原来秦晋重臣宿将遣子侄前往东北中枢乃是这两年来形成的惯例,这虽然稍有点“入质”的意思,但同时也有对这些重臣宿将的后人进行重点培养的意思,可以说是汉廷中枢和地方文臣武将互相争取信任的措施之一。这个不成文的制度,有些像战国、汉朝早期的郎官制度。前往中枢接受培养,不是要人之后那是求都求不到,有道是简在帝心、前途无量,虞琪、李永奇等都已下决心效忠新汉政权,所以对此非但没有异议,反而显得非常主动,而虞允文、李世辅这些年轻人对于前往东北中枢也都十分积极,毕竟那里如今已是华夏世界的经济中心、文化渊薮和政治枢纽,虞允文固然向往辽南的文治,李世辅更是对折、萧等之武功倾心仰慕。不过,由于他们是公开前来江南,这时不西还而要前往东海,总得经过南宋朝廷的同意。 李世辅望着东北,叹道:“此次便上不得战场,至少也要想办法见见三将军、六将军他们,咱们汉军的名将里,怕只有他们能和二将军、六将军齐名比肩!对了!大将军当然也要见,不过他快登基了吧,见大将军却是面圣了。嗯,还有五将军,还有赵将军,还有王将军……啊!都数不过来了!东海这边,就是论将,也确实比秦晋那边要强!” “毕竟这边才是本部啊!”虞允文也跟着他一起遥望东北,说道:“其实我也想去见见一些人,不过和你略有不同。” 李世辅问:“谁?” 虞允文微笑道:“自然是总理大臣七将军,还有名臣如二陈,大儒如胡老,管宁学舍、蓬莱学舍都是要去游一游的,那边的青年隽秀定然极多。若是得幸,还希望能见见那位名满天下的赵夫人——她虽然是女流之辈,但词写的是真的好!” 新汉政权民风开放,对妇女拘束较少,李清照因此得以讲学于管宁、蓬莱,杨应麒对她甚是崇拜,私下场合中常吟咏她的诗词,所以这位女学者、女词人的声名便传播得更快更快更广了。 李世辅笑道:“你说的这些人,我虽然也听过,不过……嘿,还是六将军他们那边让我更有盼头些。” 虞允文笑道:“文武分途,本是如此。”又道:“这次东北大捷,本该浮一大白才是。只是萧帅焚灭会宁,听说杀得极为残酷,颇伤天和。” “伤天和?哼!那又如何!”李世辅道:“金人在河北、中原杀我同胞,辱我女子,那时他们可心软过!”随即恨恨地以拳击掌道:“最恨的,是到现在竟然还有汉奸南下,帮金人攻略汴梁、陈蔡!哼!这些狗贼,全忘祖宗了!” 虞允文微微一笑,心道:“金人在这种情况南下,对我们汉军来说,未必便是坏事!”正自思考这河南方面的局势,忽然驿馆的官员来报,却是赵构颁赐新年礼物来了。 李世辅问:“这东西,收不收?” 虞允文道:“国家在出使章程上有规定的,在外从俗,既是赵官家送礼物来,我们却之不恭,不过收下后却不能据为己有,等回去以后,尽数交纳有司便是。” 李世辅道:“好,那就这么办。” 当下两人收了礼物,不卑不亢地以客礼向赵构道了谢,虞允文又出去向有司打探消息,回来对李世辅道:“我们回中枢的事情,办妥了!” 李世辅大喜,忙问端的,虞允文道:“我昨日已经拜托了小朝廷礼部一个官员,那官员正要巴结我,所以当场就应承会帮我们办好这事,只是没想到他手脚这么利索!”赵构在盟誓中已向折彦冲称臣,此事江南一带虽然讳之极深,但汉军上下却无不知晓,所以对南宋政权常称之为小朝廷。 李世辅奇道:“小朝廷的礼部官员,为什么要巴结你?” 虞允文笑了笑道:“这事我原来也不明白,后来他露了口风,要我以后多多照拂,我一想才明白了!想必他们是打听到我父亲在河东身居高位,所以才来巴结我。” 李世辅更奇怪了:“虞大人虽居高位,但毕竟是我大汉的官,关他们什么事情?”忽然拍头叫道:“我明白了!他们是担心这小朝廷不长久了,所以要预先留下一个伏笔!” 虞允文点了点头,微笑道:“不错,应该是这样。” 李世辅忽然叹了一口气,虞允文问他叹什么,李世辅道:“江南人心如此,若此时能有一支劲旅直奔建康城下,恐怕赵氏之灭,便在反手之间了。” 虞允文想了想道:“话是这么说,不过打下建康或者可以,但打下整个江南就难说了,而且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要在东北中枢抚治这么大一块地方也难。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先平定燕云。燕云一下,不但金人土崩瓦解,我们东西两块领土也能一统。只要北方一统,何愁吴蜀不平?” 北方一统,何愁吴蜀不平? 虞允文的话,也正是赵构的顾虑!不过上次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袭汉行动,已经把赵构吓坏了。尽管南宋水师在韩世忠的领导下大肆扩张,但这支水师究竟能否抵挡得住汉部的攻击,赵构仍有疑虑。在欧阳适撤退以后,赵构已经回到建康,但来自海上的危机时常让他惴惴不安,他有意迁徙行在久矣,但该迁去哪里却一直拿不定主意。有人建议迁往荆湖,但荆湖方经大乱,近来金人又有南下之意,未必比建康安全;有人建议迁往巴蜀,但巴蜀乃是困守之地,一旦西行,等如将江东弃与汉部,到时候就只能等着折彦冲来收编招降了;也有人建议前往江西,但江西地理卑湿,若汉军军力能到达建康,到时顺流而下,便如高屋建瓴,一战可下!所以建康虽然并不十分安全,但南宋朝廷议来议去,也没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来。 赵构连自保都感到把握不大,何况进攻?现在汉部面向南宋的战线也布得极严,山东方面是赵立,陕西方面是种彦崧,听说这一年里密州附近还设了一个新的军事基地,赵构认为那多半也是为了防范他的,一旦他主动挑起战事,究竟能不能对汉部予以重创呢?赵构没把握,加上汉宋新盟言犹在耳,逃出建康的狼狈状也是前车不远,这么冒险的事情,他实在不敢做第二次! 但赵构的顾虑,又不仅仅是这个,实际上他害怕的事情比虞允文想到的还要多。南北分治,古已有之。江南相对于统一的北方虽然孤弱,但只要拥有湖广巴蜀,则大可与北方政权一抗,所以对赵构来说,这个问题虽然严重,但仍然是远忧,眼下他更担心的乃是近患! 什么近患呢?那就是赵佶赵桓已经被汉部“解救”出来了!这个消息传到建康,对赵构来说无异于雷霆一震!这些天来,江南处处都在轰传赵佶父子已经向折彦冲下跪称臣,赵构的统治根基来自父兄,若连他们都称臣,那赵构还有什么地位可言?如果赵佶一纸招降书信颁下,那他赵构该如何自处?领命?还是不领命? 一想到这个问题,赵构就萎得更厉害了。 该怎么办呢?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他需要有个心腹来商量!找谁呢? “宣秦桧!” 这时候的秦桧,心里也有些嘀咕。上次的袭汉事件他其实是真正的推动者之一,当时他的目的是:在近期内有限度地削弱汉部,但又要保证不将汉部削弱得太过厉害。汉部要吞并天下——这是汉部几大巨头的共识,无论是折彦冲、杨应麒,还是曹广弼、杨开远,甚至萧铁奴、欧阳适都如此。所以秦桧不敢完全站在这个共识的对立面,否则杨应麒和欧阳适联手一击,马上就能将秦桧碾成粉碎!正因如此,秦桧上次动手之时才会显得左推右拉——左边推着赵构袭击汉部,右边又拉着杨欧来占赵构的便宜,一边是给汉部添加一些祸患,一边又要促使大形势仍然有利于汉部。 如果天下真的能达到秦桧所希望的平衡,那当然最好,但刘锜之颠覆陕西,萧铁奴之奔袭会宁,却是两件完全出乎秦桧意料的军事行动,这两大军事行动几乎是在同时进行,并先后发生作用,扭转了整个战略格局!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北方便已有一统之大势,秦桧当初的计划更完全成为一种空想。 “难道我错了么?” 秦桧忽然感到害怕,北方那些英雄,似乎并不是他单靠智谋就能控制的!天下逐鹿,到最后还是得靠实力说话。 正当秦桧犹疑不安的时候,赵构的旨意到了,旨意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宣他立刻入宫觐见! 赵构在这种情况下宣他进宫,秦桧不用想就知道会是什么事情。赵构的困境他比谁都清楚,不过赵构的困境,并不完全和秦桧的困境相同,秦桧知道,自己的前途虽有一小半系在赵构身上,但仍有一大半系在别处。为赵构“解决”困境,不会是他的目的,而仅仅是他的手段!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对于这一点,秦桧还没想好,不过,赵构既然见召,那便不能耽搁了。 “备轿!” 轿子里有节奏的起伏中,秦桧继续想他的事情:“刘锜、种彦崧都隶属于曹广弼,虽然现在他们职位上并不是曹广弼的直系下属,但想必仍然会唯曹二马首是瞻。当初本想由四将军来解决西北危机,谁知到头来却是让刘、种二人拔了头筹!” 领土之并,军事兼并远比条约割让来得有力量,因为前者乃是一事实,而后者仅为一名分,欧阳适在东南的努力,对于汉部吞并陕西也不过是让既成事实名正言顺而已,所以西北之平定,头功自然属于刘、种,而不是欧阳适。 秦桧又想:“欧阳适虽然在我的暗助下缓解了东南之患,但如今论功劳,却是不及曹、萧二人了,最多只能与杨开远、阿鲁蛮比肩,要说凭借此功进入中枢压倒余子,那是休想!” 杨应麒有建制之功,执政又久,无论德才均为新汉政权文臣武将所钦服,汉部一旦建国,他便是宰割天下的不二人选。若想推翻他的地位取而代之,唯一的途径,就是在折彦冲的支持下,以大功臣入主中枢理政,可现在有这个可能的,或为曹广弼,或为萧铁奴,以欧阳适的功勋,无论如何压不到这两人头上去! “难道我当初真的选错了么?” 秦桧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十分被动,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法回头了。有些选择一旦定下,便明知是走上了岔道也只有一条路走到黑了。 “相爷,到了!” 听到轿夫头的话,秦桧慌忙下轿,进了宫门。他和赵构一样,也有远近二事,方才他想的就是远事,近事则是如何应对赵构即将提出的难题。远事暂时解决不了,但近事却现在就必须应付的。秦桧心道:“官家与我一般,有远近二事,远者无计可施,至于近者,则是二圣之忧。此事却当如何是好?” 走出轿门七步,便已有了主意,心道:“我在江南空想何益?莫若趁此时机北行一番,以窥大汉中枢之虚实!” 他的主意既定,脚步便显得稳重起来。

本文由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秦太师不用想就知道会是什么样事情,秦会之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