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小说 2019-11-04 21: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 > 文学小说 > 正文

可以说是新汉政权对郭浩的重用了,太原虽为河

就在宋军北进消息传到燕云后的第三天,金军的隐藏队伍出现了!这支数量约两万人的骑兵部队乃是金军精华中的精华,由宗弼率领席卷而南!在这队骑兵后面,又有五万由契丹、燕人、汉儿组成的杂牌军队作为后继。 宗弼出现的时机和赵构北进的时机,配合如有默契!宗弼的一部冲入燕京城南的杨开远前军军中,左右奔突,四处放火。杨开远前军抵挡不住,在后军的接应下退入塘沽,宗辅尽起燕京兵马,将塘沽出城道路尽数堵死,开始围城! 而宗弼的主力则向王宣冲去,王宣所率的兵马本是旧宋体系内分化出来的军力,这时听说宋军北进,所受到的影响比杨开远所部更为严重,还没和金兵接刃便已慌作一团,遇到金兵时更是全无斗志,许多兵将竟顾不得军纪,只知道逃跑而已,败兵与败兵之间互相影响,军势便溃散得更快! 宗弼带领一万五千精骑一路砍过来,从燕京直至白沟,数十里间处处都是尸体,王宣渡白沟时身边只剩下三千人,他领兵过界河进入塘南,这才有机会收拾败兵,当晚塘南满城的哭声,全是山东、河南的口音。 宗弼却不追进塘南,而是赶着溃兵向西南而去,冲进了齐鲁军团的大本营。败兵来得好快,宗颍听说王宣在北边战败刚要派兵去接应,败兵的前锋便已进入视野。 “金人来了……” 靖康以来积累下的对金人的恐惧重新抬头,几个月来不断恶化的疲倦、被亲人背叛而产生的绝望和战败的气氛搅在一起,就像毒药一样弥漫在整个齐鲁军团的上空,让已经丧失斗志的汉军士兵竟无法作出理性的反应。 在一些情况下,军队的数量并非越大越好,真定城外十几万的部队,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住正常水准的不足一成,大部分的人的行动不但无助局势的改善,反而是在加速局势的恶化! 宗弼抵达城外的骑兵以小队分路进击,就像一把把刀一样插入汉军大而糜乱的躯体之中,遇到坚实一点的抵抗则集结并冲,用铁蹄去摧垮所有拦路之物!银术可趁机出城,和宗弼内外夹击,汉军大乱。 “帅旗!帅旗!” 在混乱中银术可的军队首先找到了宗颍的所在,但宗弼的前锋后发先至,竟抢在银术可军之前——两军都是士气高涨、老于战阵的金军部队,但宗弼军养精蓄锐已久,所以才能产生出这样可怕的爆发力。 “吼吼吼吼——” 以生女真为主干的金军像野兽一般奔来,仿佛骑在马上的都不是人,而是虎,是豹,是狼!他们手里挥舞着的仿佛不是刀剑,而是獠牙! 布列在宗颍本部四周的义军营帐早已或乱或空,环绕在主营外围的兵马大多也已经吓跑。宗颍对军队控制力最强的时候可以同时调动十数万人,但这时兵败如山倒,在混乱中竟连保住主营的兵马也凑不足!就是宗颍的亲卫,有一部分在这种情况下也开始发抖,金军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但那种压迫感已经像锤子一样敲打他们的神经! “活捉汉军主帅!” 金军咆哮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正危急时,忽然一彪军队横了过来,拦在中间。是刘锜的部队! “拒马!” “箭!” 金军的阵型是似散漫实集约,在一定的空间范围内集聚了大量的骑兵,但每一个骑兵之间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这种阵型大大降低了敌人弓箭的精准度。 汉军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无法发出足以遏制马足的箭雨,在付出数十人落马的代价后,金兵便已逼到了拒马前面,最前沿的兵马为拒马长矛所阻击,但在万骑奋进的情况下这小小的阻遏根本没法完全吓住后来者的狂热,金军部分人冲入了刘锜的部队中肉搏起来,另外一部分则绕到背后袭击,两支军队纠缠在一起,金军料不到这支汉军竟然未被冲垮,而汉军也料不到会被金军瞬间突入,狭路相逢勇者胜!双方进入肉搏战以后便只剩下拼命一途,再也无关战术! 从两侧迂回包抄的金兵有一队冲入了宗颍的大营,出来时只剩下一半的人马,但宗颍的营帐也已处处起火。 此时的战场上,除了纠缠在一起的那两支混战的部队外,所有的人和所有的马都在奔跑,金军忙着截杀,而大部分失去了组织的汉军则忙着逃命。这时如果有人能从空中俯瞰,就会发现百里之内大部分人都是从北往南跑——燕云的金人大军一拨又一拨地从北压下,而汉军则一堆一堆地往南溃退,在这样情形下,真定城外的汉军数量便越来越少,而金兵的数量则越来越多。 当刘锜带着亲卫赶到宗颍的大本营时,这里已被金兵进犯过四次,外面的杀声虽在黄昏半点不减,仿佛金人要将他们半年来忍受的窝囊气一并发泄出来一般。 刘锜在一个正燃烧着的营帐中找到了主帅,当时宗颍已经满脸灰土,但仍然站得甚直。刘锜跳了进去,叫道:“宗帅,快走!” “走?”宗颍惨然道:“走去哪里?我误了国家,误了华夏,应该留在这里殿后才是!你不要管我了,快走!快走!” 刘锜叫道:“塘沽未陷,河东尚存,我们重整旗鼓,再来与金人一战!” 宗颍朝廷痛叫一声道:“重整旗鼓再战……信叔,那就交给你了!” 刘锜还要再说,帐外宗颍的副将道:“宗帅,三千死士已集结!” “好!”宗颍取出一个包裹对刘锜道:“我纵战死,印信旗令不能落在金人手中!如今我交托给你,缓急之时请你代我行令。”又道:“包裹之中另有我请罪之信一封,请你代我转交给执政!”说完便拔刀上马,怒声对着众死士道:“赵构贼子!偏安江南一隅,窃居九五之位,竟与金人南北呼应,断我军生机!只恨我不能及早看破这贼子的祸心,以致十数万大军毁于一旦!今日之事,我已无面目渡河见中原父老,愿与此刀一起折于真定城下!愿归者从刘将军以图将来,愿留者随我殿后!” 众死士为其激情感染,齐声叫道:“愿随宗帅死战!” 烟火当中,徐文纵马入内叫道:“宗帅,刘将军,我们快挡不住了!” 宗颍上马喝道:“走!” 刘锜叫道:“宗帅!” 宗颍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却不再说什么,刀一挥,领着三千死士向北冲去。 徐文问刘锜:“将军,我们……” “走!”刘锜用力地抓紧宗颍交给他的包裹,说道:“往西,去和曹帅会合——我们至少要把河东军的元气保住!” 华元一六八一年,春,汉军齐鲁军团副元帅宗颍战死,金人枭其首传示河北、塘沽,诸郡震骇,宗弼铁蹄过处,河北平原无人能当其锋,不一月间,太行山以东、大名府以北、沧州以西复为金军所有。 中原的棋盘,再次乱成一锅腊八粥。 宗弼的行动并不是单独的,当他以精锐千钧压下时,宗翰在云中府也发动了大反攻!河东军方面首当其冲的就是种彦崧。不过种彦崧所部并未混乱,他的行动竟比娄室快了半步,面对金军忽然大涨的压力缓缓后撤到太原。 赵构对盟友的背叛对河东军也造成了相当的打击,不过由于河东军的结构、历史与齐鲁军不同,所以受到的打击也颇有区别。 齐鲁军将士的老家多在山东、河南,赵构一出手,所有将士都害怕后方家园沦陷、亲人受害,而河东军的老家在隆德府,旧宋陕西兵虽号称偱河东进,实际上张浚并不敢轻率挺进,而且隆德府尚部署有相当的兵力,又是经历过好几次大敌压境的坚城,所以在北方作战的河东军将士对隆德府能够守住信心较大。 齐鲁军中有大量的旧宋兵将,在情感上受南宋朝廷影响甚大,河东军则不然,这个逐渐壮大的军团的肇端,一是曹广弼从汴梁带出来的人马,二是种彦崧的忠武军旧部,至于后来招收的兵员,更是一开始就接受类似于上十二村的军事训练,灌输“抗胡保华”的政治思想,所以如果说齐鲁军团在赵构捅刀子后更多的是伤心恐惧的话,那河东军团就完全是愤怒! 不过,即便如此,河东军团的士气还是受到了相当的打击,因为赵构一旦背盟,整个河东便有可能被四面包围。 “那样我们还能守住么?” 部分兵将怀疑着,并因此而导致行动有些迟滞起来。唯有曹广弼的直系队伍没有迟滞,太原的军枢甚至显出了比平时更加迅疾的反应,而这一切都有赖于河东军有一个临危不乱的统帅。赵构背盟的消息到达太原后的两个时辰内,太原城便连发十三道军令:着种彦崧部退回太原;着王彦部在平定军、辽州之间相机行事;着辽州守军进驻磁州;着泽州守军进驻相州;着河内守军宁河;着绛州守军宁河;着石州契丹部伍至太原听命;着晋宁燕人部伍至太原听命;隆德府全面戒备;太原府全面戒备;晋州全面戒备;汾州全面戒备;着虞琪启动战备仓,以备四方后勤所需。 在两天之内,太原又先后派出了九个使者,分别前往云中、燕京致书宗翰、宗弼,以窥虚实;前往塘沽致书杨开远,前往登州致书陈正汇,前往齐鲁军团大营致书宗颍,迂回前往辽阳府致书执政,迂回前往东海致书欧阳适——既是通告河东方面的情况,也是提出自己的建议希望他们采取措施呼援;最后出发的两个使者,一个派往建康责赵构,一个派往长安责张浚,两个使者随身带着充满愤怒的檄文沿途散发。 曹广弼的反应比金军的大兵进击快了半拍,也就是这半拍之快让种彦崧得以从容退却,其它各州县、驻军在得到命令后也不至于慌了手脚。 当刘锜引领五千疲兵来到井陉时,王彦已经收到了折彦冲的命令,正准备去接应宗颍。两名大将见面之后,刘锜听说了曹广弼的部署后稍稍松了一口气,详述了前方战场的情况后道:“我才从败乱场中来,深感金军气势极盛,我军气势甚馁,金人如悬壶灌流而下,势已大成,若非宗帅殿后,我这部军马亦未必能保全。” 王彦道:“你且到后方整军,待我来会一会那宗弼!” 刘锜道:“宗弼锋芒正盛,我军士气正低,此时此地不宜与他正面相抗。” 王彦慨然道:“正因为我军士气正低,所以要打一个胜仗!就算胜不了,也要以一场激烈残酷的对耗来消磨对方的锐气!” 刘锜也不多劝,引了人马到甘泉谷驻下,不久徐文又领三千人来会,此外尚有各路败兵陆续而来。王彦亲到各营巡视鼓舞士气,决意要斗一斗宗弼的铁骑。 但宗弼竟未朝这边过来,而是迅速南下,如风驰草上,攻略河北诸州,逢军斩将,遇强破坚,不让溃败的汉军有重新集结整顿的机会。跟在宗弼后面的第二拨、第三拨兵马则接收宗弼的战果,遇溃兵或剿杀或招降,逢城池或攻坚或屠灭,兵行五百里,五百里尽皆披靡。 反而是娄室一部过五台山直逼柏岭寨,这时井陉东南的栾城、南方的赵州都已为金军占领,东北、西北的金兵也不断压下,王彦眼见势孤,不敢久留,领了兵马撤到平定军,屯于乐平,要依靠太行山阻挡金人的攻势。 徐文对刘锜道:“如今齐鲁军团本部已散,王宣所部不知如何,恐怕山东之空虚空前难比——偏偏山东又同时面临金宋两军的夹击。不如我们取道辽州、磁州、大名府阻击金人,势若胜可山东无虞,势若不成亦可以退守登州。我军阻金、赵立遏宋,或能保住山东。” 刘锜沉吟道:“山东有赵立在,他所部兵力虽不足以同时抵御金宋的夹击,但我估摸着,大宋也未必会全力攻打山东。而且山东与辽南隔海相连,又有东海军团的水师接应。汉部在东北有多少家底你比我清楚。如今局势已与大将军归来前大不相同,山东地接海滨,若是告急汉部可随时调兵入援,即便我们不去,山东未必便会沦丧,便是土地沦丧,军民亦有退路,将来兵势重振仍能从海路卷土重来。我如今担心的,反而是河东!河北一失,河东与本部的联系便会被切断,汉部的兵力纵然能守得住山东,短期内要威胁金军在河北、燕云的据点恐怕也难,再要救援河东就更难。在这等情形下金人与赵构一南一北夹击曹帅,河东危矣!” 徐文道:“刘将军的意思是留在这里助曹帅守河东了?” 刘锜道:“单是这样,恐怕有所不足。河东若被孤立,势难久守。要解河东之忧,须破此势!我想入太原与曹帅商议大计,只带三千教练步骑走,其它人马均归你指挥,助王彦守住太行东线。” 徐文道:“好!宗弼不能在真定城下将我们彻底击溃,现在我们士气已渐渐恢复,他再想取得真定城下般的战果,那是休想!” 当下刘锜引了从青州时代就一直跟着他的三千教练团进入太原,与曹广弼相见,这时宗颍战死的消息已经传来,曹刘两人闻讯痛哭,刘锜在城内摆下灵堂望东虚祭,暗暗发誓定要报仇。 刘锜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只洒一轮热泪便不再愁眉,他和曹广弼是郎舅之亲,又互相知信,说起军事,开门见山便问曹广弼是否有把握守住河东。 曹广弼道:“河东北方门户,全在太原。如今之太原,兵粮不缺,便是宗翰、宗弼齐来,我也足以凭城一战!” 刘锜问道:“南边呢?” 曹广弼道:“我料张浚必不敢过河!” 刘锜道:“太原虽为河东屏障,但怕只怕太原未失,而河东已乱。” 曹广弼脸色一沉,知道刘锜所言甚是。新汉政权在河东经营日浅,除了隆德府外,其它州县都是新得之地。太原有曹广弼坐镇料来无恙,但汾河河谷等地可就难说了。以前汉部声威最盛时大户纷纷解囊相助,但经此一败,人心会怎么变幻可就难说了。如果汾河河谷有失,太原只怕就难以孤守了。 曹广弼道:“你既点破此虑,可有良策?” 刘锜道:“河东势孤力弱,能自保便出人望外,要想扭转整个天下局势,却得靠东北的中枢。” 曹广弼道:“应麒在大军溃败之前便有预见,可惜我们身在局中无法扭转而已。但他既有此虑,接下来或有因应之对策。我们现在最大的任务,仍在于保住河东!” “河东不能单保,”刘锜道:“欲保河东,或南据汴梁为后援,或西控秦川为呼应,得此二地之一,汾河自然人心安宁。汾河安宁,才能支持太原抗战到底。反之,若我军地盘日小,军力日蹙,恐怕支持不到太原陷落,汾河的人心就要大变了!” 曹广弼听刘锜如此说微感讶异道:“在这种情况下你竟然还要进取?嗯,乱中取胜,以攻为守,这倒也是一法,但我们恐怕调不出足够的兵力南下、西进。现在汴梁虽然空虚,但若以轻兵取汴梁,赵构在邓州的大军定要北上。若无大军与之相持,汴梁绝难久守,若汴梁得而复失,恐怕士气益受打击。” “汴梁?”刘锜道:“我没说打汴梁啊。” 曹广弼惊道:“难道你要打陕西不成?” “不错!”刘锜道:“我就是要取陕西!若能合秦晋之力,宗翰、宗弼再强,也未必能奈我何!金人攻不下秦晋,那他们就要再次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届时只要东北中枢还有余力进击,金国诸部便可各个击破!”

宗翰若是一开始就立心夺权称帝,那事情一定会做得绝密,但由于他其实对是否称帝一事还颇为犹豫,内心的理智也还顾虑着女真大局,所以才有和宗辅商量的举动,他其实还是蛮希望宗辅能够“放下成见”、“顾全大局”奉他为帝的,那样女真就能不经过内斗而统一起来,谁知道宗辅听到这个消息后,反应之激烈却颇出宗翰意料之外。宗辅的语气十分严厉,听在宗翰耳中,便觉得他不是反对立君,而是反对拥立自己! 其实宗辅的话若是由宗宪来说,宗翰或者还听得进去,但宗辅在这件事情上和他是最大的利益冲突者,反对的话以一种激烈的态度说出来,宗翰自然先要怀疑对方是包藏了私心。何况宗辅这时还不知首先提议的是宗翰的弟弟宗宪,所以竟要宗翰杀建策之人,那等如要他自断手足,心里恶感更甚,说道:“此事或有不妥,不过立君以安民心,却也不是没道理。奸臣云云,说得太重了。” 宗辅道:“怎么不是奸臣!当初契丹将灭之时,那耶律淳不也起过这等愚蠢念头么?” 耶律淳当时也是大辽的兵马大元帅,威望地位正和宗翰如今相近,宗辅这句话说得急了,不小心却让宗翰感觉他在影射,不悦道:“我岂与那耶律淳可比!再说,耶律淳那时不当立,乃是耶律延禧尚在。如今天会皇帝已遭不测,我等若不立一君,何以统领胡汉军民?” 宗辅道:“便是立君,也当依嫡庶之制,我等以正道辅之,哪有自立的道理!” 宗翰道:“那你说却当立谁?” 宗辅道:“当初父皇与诸王公宿将有约,他那一辈手足相轮,到了我们这一辈,却需将帝位还给二房!” 宗翰闻言冷笑道:“你说什么不当自立,结果说到头却是要立你自己!” 宗辅闻言愕然,随即想起在二房一系若论长,宗干生死未卜,论嫡,宗峻早亡,论功,宗望亦已辞世,排来排去,二房正该轮到他宗辅! 两人说到这里,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宗翰本来还在理智与私欲间犹豫,这时和宗辅一冲撞,反而下定了决心,知道自己若争不到这个位置,那局势只会更糟——说不定等不到折彦冲兵临城下,他就要被二房给清洗了。而宗辅虽有心顾全局面,但在这件事情上面却半点让不得!便是他自己肯不登基,也得为二房着想。 不久东北方面不利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折彦冲在打下黄龙府后立刻向辽西走廊增兵,种去病南下的势头又盛,金军从辽西走廊增援的部队无法西进,取道大定府的银术可和种去病接锋后战况也不理想,而东北诸部则在这段时间里一个接一个地向折彦冲投诚。 宗翰、宗辅都有些慌了手脚,双方都不敢发作,只得暂时将帝位争夺之事撂下,但彼此却都已经种下心病,宗翰分别向银术可、完颜希尹和宗宪派遣密使,跟他们打了招呼,又召大同韩企先、河间高庆裔到燕京,让内外众臣诸将好生准备,以作呼应。而宗辅也派人告诉宗弼暂时不要回燕京,以防不测。 这时宗弼驻军于河北,控制着很大的一块地面,自真定以至汴梁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不过这片地面相对于李彦仙所占据的洛阳、徐文所在的隆德府、王彦所在的太行山都是以低仰高,较易受到攻击,幸而对金军威胁最大的河东军团主力集中在太原,所以宗弼才能在河北西路、河南北部和山东西北部来去自如。 宗弼在收到宗辅的消息后大感困扰,心想如今女真一族内外交困,左边的塘沽、山东,右边的河东、洛阳都颇为坚硬,这几块铁板都等着折彦冲号令一下就马上四面夹击,可以说此时金军的军势已陷入极危险、极被动的境地,取胜希望已极为渺茫,若只是负隅顽抗不求拓展,那又与等死无异,但金军若图发展,又不知当往何处去! 宗辅给宗弼的书信中说宗翰已是利令智昏,劝他另思良谋,以备将来。宗弼召集诸将商议,诸将听了宗翰、宗辅的争执后都感到愤懑,痛骂宗翰不识大体。 宗弼道:“别骂了!现在骂他有什么用处?眼下我们还得跟他联手,否则如何抵得住折彦冲?倒是东北失陷后如何维持局面,诸位可有什么良策没有?” 诸将面面相觑,一时无语,忽然一个汉臣站出来道:“为今之计,只有联宋抗汉了!眼下汉军强盛,若我大金被灭,则宋人迟早齿寒!”却是宗弼军中的谋士蔡松年,他在金军经略河北一带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当初宗弼能够在河北组织起一支五万人的汉儿军队重新攻占汴梁,切断新汉政权东西两大板块的联系,这个蔡松年实是功不可没。 宗弼这时听了却皱眉道:“联宋?我听说赵官家已经被汉部打怕了,恐怕他不敢出兵!再说,我们和他可有大仇!” 另一个谋士许霖道:“不需大宋出兵,只需他答应不与我们为难便可。自赵构下令将兵马南撤以后,如今河南地方,自洛阳以东、汴梁以南的陈、汝诸州,便是我大金与宋、汉同争之地,诸州县或为汉守,或为宋守,或为我大金守。李彦仙兵力不足不敢出洛阳以东,若赵构答应不袭我后路,我们便可以在这里立足。汴梁为天下通衢,若经营得善,或可为我大金之粮仓。只要我们稳住了阵脚,然后东制齐鲁、北抗折杨,西诱曹广弼自立,只需拖得数年,将天下变成战国之势,则九鼎谁属,尚未可知!” 宗弼道:“汴梁已甚是残破,还能作为粮仓么?” 又一个谋士曹望之站出来道:“汴梁本为上古肥沃之地,唯自赵氏定都以后,人口繁息,千里之地而聚千万人口,负荷过重,故而非但没有余粮,反而大耗四边粮草。如今河南千里,地方仍在,人口却十去其五六,若能善待其人,屯田励农,以养我大金精兵,何愁不能立国!” 宗弼想来想去,东南西北几个方向里,也只有向南最易最可图谋,这时已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便派许霖出使大宋,派蔡松年、曹望之经营汴梁,又派使者前往太原,表示支持曹广弼自立为王。 宗弼派出的使者在曹广弼面前说得舌绽莲花,曹广弼却只是一笑置之,回头召来虞琪等文臣武将,公开说知此事。 虞琪对这种事情极为反感,说道:“我等跟随曹帅来,为的是抗金兵、保华夏。这些年天佑中华,陕西、河东先后规复,如今听说大将军在东北大捷,若此讯真切,则正是我秦晋大军与东北大军夹击燕云之良机,一战若胜,胡种可灭!汉唐之盛或不远矣!天下生民所盼,万千士子所待,俱在于此。若是为一己私心,割裂山河,恐怕除了陷华夏于战国乱世之外更无半分益补!宗弼此谋实为毒计,望曹帅深思之,勿堕其计。” 曹广弼微微一笑道:“这个自然!当日登州华夏扩大会议已有定论!虽然如今我们秦晋与东海分处西东,但我拥护新汉之心,从来不变!此番召诸位前来,便是为此。” 众臣诸将这才宽心,正议论该如何对待宗弼,忽传陕西转运使郭浩到了。陕西转运使一职非宋朝旧制,却是由于曹广弼、虞琪联名推荐,新汉政权中枢正式批复的官职,实权甚大,可以说是新汉政权对郭浩的重用了。 郭浩进来后,虞琪也将宗弼派遣使者所为之事以及曹广弼的态度告知,郭浩笑道:“金人此计只能去哄骗利欲熏心之徒,焉能诱得曹帅?” 他这一句话,明里是赞扬曹广弼,其实也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以坚曹广弼之心,曹广弼如何听不出来,微微一笑,并不接口,心道:“我虽然早已立心恪守将道,未尝动心。但观虞琪、郭浩的态度,则人心如之思华夏一统,已成定局。” 郭浩又道:“郭浩此来,本是要与曹帅商量另外一件秦晋军资上大事,但我来太原之前曾到洛阳公干,因与李彦仙大人相见,他说最近宗弼的军马,似乎有大举南下之意,此事曹帅知否?” 虞琪等听了都颇为吃惊,曹广弼道:“三弟之守塘沽、赵立王宣之守山东,已有磐石之固。如今东北之势又见急迫,莫非宗弼是见北边形势难为,竟要南下闯出一条生路来!” 郭浩道:“李大人所虑,正与曹帅相近。” 虞琪道:“如今我军在东但能守住济水、梁山泊、徐州一线,在西但能守住荥阳、汜水关,荥阳以东,济州以西所有拥护我新汉之州县均零碎不成整块,宋军在襄邓以北军力亦不强,宗弼如今已经据有开封府,若其并力南下,恐怕汝、颖、陈、蔡皆不能保,甚至襄邓、淮西亦将沦丧!曹帅,我们可得赶紧进兵才是!” 曹广弼盘算良久,问郭浩道:“我这边要防备云中、雁门大军,暂时调不出精强兵马,不知陕西那边能否调出两万精兵,我增益以隆德府步骑二万人,出潼关、洛阳,会合李彦仙,以扼其势。” 郭浩道:“若要调陕西精兵,或刘锜将军部,或种忠武部,或曲端将军部均可,只是……” 曹广弼问:“只是如何?” 郭浩道:“只是郭某另有一议。我闻此事之后,曾和李彦仙大人商议甚久,觉得与其倾西北之力以扼金人,不如顺而纵之,或更有利。” 虞琪等闻言无不惊奇道:“顺而纵之,这不是以数州之地资敌么!” 曹广弼却似乎看到其中的妙处,说道:“愿闻郭大人此议” 郭浩道:“谋国之道当观其先后因果!汝、颍、陈、蔡既颇空虚,为何先前金人先前不取?非其不欲,乃因宗弼分派大军于真定、赵、邢、磁以防我太行山兵马,又据河间以围堵塘沽,游骑于滨、棣、德诸州及大名府以窥伺山东,宗弼虽占领了河北东西路,然而四面皆敌,不驻大军不足以行攻守之事,故其用以占据汴梁者仅是偏师,且多汉儿,这支汉儿军队南拓至汴梁已是力尽,据此可知宗弼先前非不欲尽取淮西、河南,乃是力不能及所致!” 曹广弼点了点头道:“不错。其实当初他所派遣的汉儿偏师能够一举占据汴梁,恐怕亦颇出他意料之外。” 郭浩道:“先前金军挟真定大胜之威尚不能南吞汝颍陈蔡,今日金人已成丧家之犬,灭亡之势,指日可待,为何反而胆敢南下?虽然我们消息或不足,或不确,不知东北、燕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促使他南下,然而北方必然有变则可推知。如今塘沽尚在、齐鲁未失,宗弼要同时保有真定与陈蔡,南北距离太长,所以北方之变若是有利于宗弼,则他必背靠燕云,或先取塘沽,或先取齐鲁,行先难后易之事,将领地并成一个大块。但今日他却未这么做,则北方之变,恐怕与他大大不利,所以他才狗急跳墙,企图南下取易得之地以求生存。” 虞琪道:“多半是我军东北大捷的消息是真的,所以才逼得他们准备南下另寻生路。” 郭浩道:“虞大人所言正是!燕、代乃古之胜国,物资既富,又有山川之险,虽狭促亦足以立国!金兵又多身经百战,兵强马壮,若是聚拢于燕云负隅顽抗,我军纵然数倍于他,急切间恐怕也难吞灭。兵家之势,利合不利分。今日宗弼既然有南下牧马之意,我等何不从而纵之。汝颍陈蔡之与燕云真定,横隔千里,使宗弼得志于河南,则与燕云成两头之重,金军东西路素来不合,两头均重,日久必分,其势既分,则我取之为易。此其一也。女真北国之族,陈蔡之地于他而言过于暖湿,骤然移居此地,日久必然兵疲马困,不战自坏。此其二也。金军一旦南下,根基未稳时或会联宋自保,但金人性贪,一旦与我接战不利,日久必扰南宋以图取而代之,是借大宋之力与我共谋宗弼。此其三也。” 曹广弼沉吟道:“此略甚佳,只是河南一旦为其所据,恐怕我河东、陕西从此与新汉本部完全隔绝,日久恐生分裂之患!” 郭浩道:“不然。宗弼兵力一旦南移,河北必然有隙。我陕西兵马可由太行山悬壶倾泻而下,与三将军会师于河北!某料一年之内,必能成此大功,故不怕有久分之祸。而我军一旦会师成功,则金人断为两截,再难翻身矣!” 曹广弼盘算良久道:“此计可行。” 数日之后,雁门关又有密使来访。这时已是岁末,离耶律余睹上劝进表劝宗翰登基已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耶律余睹对宗翰极为忌惮,所以之前不敢妄动,直到现在才派人来与曹广弼接头。 曹广弼得到雁门关的消息后,将前后的信息一加对比参照,便知郭浩所谋奇准。他虽然还不完全相信耶律余睹,但仍对使者许诺,愿为耶律余睹的行动提供最大的后援,又表示万一耶律余睹行动失败,太原这边也会为他敞开大门给与庇护。 在这段时间里折彦冲在东北的军势不断下压,而宗弼的主力则逐渐南下,双方都进行得颇为顺利。南宋政权内部也分为两派,一派主张联汉攻金,一派主张存金防汉,双方僵持不下,最后竟在吵吵闹闹中坐视宗弼尽吞襄邓以北之广大领土。 天下的形势,也不知道是在变得越来越复杂,还是越来越简单。

本文由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可以说是新汉政权对郭浩的重用了,太原虽为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