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小说 2019-11-04 20: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 > 文学小说 > 正文

那汉子看了赵橘儿和翠儿一眼道伟德体育app最新

蓬莱学舍的讲学,赵橘儿本想去参加,然而这时候她却收到了“杨小七”的一封信,信中说会尽快赶来淮子口见她,信末署名“小七”。赵橘儿收到信件后惊喜交加,虽然对小七如何见她、见面之后能够如何等事心怀惴惴,却还是忍不住充满了期待,当下有些愧疚地装了病,没有去捧胡安国的场子。 赵橘儿和这个杨小七原本只是萍水相逢,当他是个有趣的人,但在这个人人将她当菩萨拜的时候,杨小七在信中却依然保持着他在牙疼那天晚上的语气,这让赵橘儿看到了希望。 “可他一个商人,能怎么帮我呢?” 在希望之中,赵橘儿又藏着几分担忧,不过,“就算他帮不了我,只要他还将我当朋友,那也总是好的!” 被人当圣女膜拜的她,多需要一个没将她当作神的朋友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赵橘儿的忧心也越来越沉,可她不敢将这话跟任何人说,甚至连温调羽、翠儿她也羞于开口——她怎么能告诉别人她在等待一个青年男子呢? 赵橘儿曾经历过北迁的磨难,曾经历过朝堂的政争,曾在汴梁城内给伤员包扎伤口,曾在淮子口安慰从前线退下来的濒死将领,可这种成长只是她性情中的一部分,在性情的另一个领域里她离成熟其实还远着呢。 山东的天气渐渐热了起来,据宗颖说,天气越热胡马就容易犯病,大家就会越安全。可是今年的夏天赵橘儿却越热越烦躁。不知怎么的,她现在每次想到杨小七都会感到羞涩,但越感羞涩就越想,那个张大了嘴巴让她敷牙的脸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就是挥之不去。 “难道……这便是相思?”想到这里赵橘儿大是不好意思。男女间的事情真是奇怪,在某些情况下,长年累月见面的人可以相互之间熟视无睹,但在另一种情况下只言片语的触动却足以令人逐渐沦陷而不能自拔。 “咚咚咚,咚咚咚——” 远处隐隐传来鼓声,赵橘儿吓了一跳,忙问左右:“怎么又打仗了么?为何没有半分先兆?” 左右忙禀道:“公主受惊了!那不是战鼓,是龙舟鼓。” 赵橘儿松了一口气道:“龙舟,是了,明日便是端午节了。大家在试鼓了么?”无聊好久,便让翠儿帮自己弄些竹叶、糯米、枣子之类的事物来,大家一听就知道她要包粽子,对这个喜欢做饭的公主都有些无奈。一些婢女赶紧将厨房炉灶抹了又抹,务必要做到公主入厨后也不会弄脏了手脚衣裙。其实一个没有一点油渍的厨房实在不像一个厨房,太过干净的炉灶也会让人不太好意思去弄脏它。但今天赵橘儿却顾不得了,她在院子里包了粽子,然后拿到厨房去蒸,蒸了许多,凡贴身婢女、亲卫头领都送了一个,众人跪着接了,个个感激涕零,如得圣物——可惜粽子放久了要发霉,不然该拿到家里供奉起来,让子子孙孙都能瞻仰才好。 赵橘儿自己留了几个,想等明日听见龙舟锣鼓时吃。到得晚间,林翎竟然来了。杨小七的信一直是林翎转交的,所以赵橘儿见到她来那份惊喜当真不言而喻! 林翎在烛光下细细打量赵橘儿,心道:“一二年不见,她是出落得越发不一般了。” 赵橘儿却一等下人退下便握住她的手道:“林姐姐,他……来了么?” 林翎心头一酸,脸上却甚淡然,微笑道:“公主,我千里远来,你也不犒劳犒劳,一出口便问他的事情,好生让人恼恨啊!” 赵橘儿脸上一红,忙道:“我,我……”忽然捡起桌子上一个粽子道:“姐姐,我请你吃粽子。” 林翎微微一笑,道:“好了好了,谢谢公主了。”收下粽子后道:“他的消息,我若不说时,怕公主也不安心。”说到这里又停了停。 赵橘儿一开始不好意思催,等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问:“他到底怎么样了?” 林翎微笑道:“他已经到淮子口了。” 赵橘儿啊了一声道:“那、那……” 林翎道:“他让我带一句话,想请公主明日去看龙舟,不知公主……” 她话未说完,赵橘儿已道:“我去,我去!” 林翎莞尔,说道:“只是公主如何出去,却是一件麻烦事……” 赵橘儿威望甚高,旧宋兵将对她保护极为严密,便是杨应麒的力量一时也难渗透进来,所以没法安排。赵橘儿想了一阵,说道:“我有办法出去的。只是外头的路我不大认得。我虽然也出去过,但每次都是一大帮子人拥簇着,所以弄不清道路。嗯,有了,你明日在西郊白云寺山腰伏一顶轿子,轿子旁边插一橘叶,到时我自会前来。” 两人商量妥当,林翎便即告辞出来,到了林家在淮子口的别居,杨应麒早等在那里了,见到她急忙问道:“怎么样?” 林翎看了他两眼,眼神颇为古怪,叹道:“你让我来干这件事情,不嫌太残忍了么?” 杨应麒一怔,问道:“你……你不是……你不是说……” 林翎见他为难的样子,噗哧一笑道:“放心吧,我跟你闹着玩的,你当我是那等小心眼的女人么?我既说过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一个良配,便是再不将我们的旧事放在心上了。” 杨应麒心头一宽,问道:“那到底如何了?” 林翎略一沉吟,说道:“明日她会到南郊菊园去,到时候她会支开所有的人,你派人去菊园的后门等她吧。” 杨应麒听见,欢天喜地去准备了。 林翎望着明月,叹道:“你终究还是不太懂得女人。” 第二天赵橘儿起了个早,梳妆打扮,作个小家闺秀样子,吩咐下去,要前往西郊白云寺上香祈福,只兵将五十人、婢女数人相随,无须大肆声张。保护她的这些亲卫都是宗颖调拨来的,但兵将的头领却是按赵橘儿的意思委任,加上这些卫兵对赵橘儿又极崇敬,所以赵橘儿调得动他们。一路到了西郊,上了山,进了寺,赵橘儿吩咐道:“我要到佛堂颂经祈福,晚间再出来,只翠儿一人在内服侍。若有茶水,送到门前即可。”说完便吩咐翠儿关门,余人都退到院子外边。 这间佛堂却有一条秘道通往后门,当初山东战事正紧时,赵橘儿曾到此祈福,谁知竟有一队金兵冒险冲到左近,山上人心惶惶,白云寺的主持便告诉赵橘儿有这么一条通道,期盼缓急之中或可用得。幸而那队金兵只是打探消息的侯骑,后来并没有冲上山来,这时却让赵橘儿用来去会杨小七了。 兵将婢女都退出后,赵橘儿将自己要悄悄出去一番的事情告诉翠儿,吓得翠儿扯住她的裙带不肯放手,好说歹说,才说得翠儿应承,但一定要她答应黄昏之前务必回来。 赵橘儿这才从菩萨像后面的暗门潜出,通过秘道从白云寺的后门出来,绕到后山山腰,果见一顶轿子停在那里,轿子旁边插这一橘叶,几个轿夫都蒙着眼睛。赵橘儿大喜,走入轿中,轻声道:“走吧。” 轿夫听到声音,这才除了蒙眼的布条,抬起轿子下山去了。 端午节这天,杨应麒穿了一身儒服,在河阳精舍里望眼欲穿,堪堪等到中午,才有从人来报:南郊菊园空荡荡并没有人进去过! 杨应麒呆了呆,心中颇感不安,一边让人继续去菊园守候,一边派人往楚国公主的行宫打探消息。保护赵橘儿的人马自成一套体系,饶是杨应麒神通广大一时间也探不到赵橘儿的去向,只是打听到早上有轿子出发,或是公主鸾驾,但去哪里就不知道了。 杨应麒闻讯大惊失色,心道:“看这情形,橘儿的轿子多半早已出发,那菊园怎么会没人到达?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想到这里他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正要奔出去传令应急,从人忽又来报:门外来了一顶轿子,轿子上写着一个“林”字,插着一枝橘叶,轿夫说是林当家吩咐要抬进来的,轿子里的人不肯在门外下轿。 杨应麒心念电转,便吩咐让轿子抬进来。不久轿子进了精舍,杨应麒三步变成两跨来到轿子旁边,试探着问了一声:“橘儿?” 轿子中的人嗯了一声,杨应麒大喜,这才吩咐从人尽数退下,掀开轿帘,便见一个少女走了出来,看见杨应麒,笑吟吟道:“小七,真是你!” 杨应麒松了一口气,赵橘儿见他额头出汗,问道:“怎么了?” 杨应麒道:“你跟林翎怎么说的?” 赵橘儿问道:“我让她告诉你,派人在西郊白云寺后面的山腰等啊。” 杨应麒怒冲冲朝着林家别居的方向呼了一下,赵橘儿又问:“怎么了?” 杨应麒哼道:“林翎她捉弄我!”便将林翎骗他地点在南郊菊园的事情说了。 赵橘儿微笑道:“你一定是得罪了林姐姐,所以她才捉弄你。” 杨应麒呆了呆,随即摇头道:“搞不清楚她!” 赵橘儿道:“好了,别怪她了。”提了提手中的袋子道:“我包了粽子哦,嗯,也不知道有没有闷坏!”粽子冷却后便不容易坏,赵橘儿闻了闻道:“好像还可以吃。” 杨应麒问:“这是你包的么?” “是啊。”赵橘儿道:“我昨天听见龙舟鼓声,想起是端午节,所以赶着包的。” 杨应麒大喜,摸了摸粽子道:“可冷了。”便出去吩咐从人准备小煤炉、蒸笼、茶点之类,一起都搬到楼上去。 两人上了楼,杨应麒指着江面道:“待会龙舟会从这里经过,我们一边看龙舟,一边吃粽子。” 赵橘儿听他这么说满脸都是笑容,心道:“他知道我是公主,可态度也没半点变化。”见杨应麒扇炉子便过来帮忙摆弄蒸笼。粽子还没蒸好,那边龙舟已经轰隆隆开过来了。这是淮子口居民击退金兵后的第一个端午节,所以这次龙舟比赛既有庆节之意,又有贺胜之情,加上有大商家凑合,办得异常热闹。 那粽子是蒸熟了的,这时只是重新温过,杨应麒看见龙舟来,在高处指指点点,随手就偷偷伸手进蒸笼里偷了一个粽子吃,赵橘儿忙道:“还没热透呢,小心吃了害病!” 杨应麒笑道:“我的肚子没那么娇气。” 赵橘儿心里高兴,心道:“终于找到一个吃我做的东西,吃得这样开心的人了。”便微笑着在旁煮茶给他吃,杨应麒看见,奇道:“你怎么还用唐茶道?” 赵橘儿道:“我爹爹喜欢带古意的东西,说新茶道轻薄。”想起父亲,鼻子抽了抽,眼睛忍不住红了。 杨应麒忙道:“别伤心,别伤心,我说过会帮你想办法的。” 赵橘儿摇了摇头道:“那个事情,胡安国他们多半会操心,不用你担心。” 杨应麒哼了一声道:“他们?他们行么?” 赵橘儿道:“他们多半不行,但他们会去和折彦冲、杨应麒他们谈啊,折、杨他们多半就有这个能耐。” 杨应麒听她提起“杨应麒”三字,心中不安,说道:“橘儿,有件事情我瞒着你还没跟你说呢。” 赵橘儿问:“什么事情?” 杨应麒嘴巴张了张,那句“我就是杨应麒”终究说不出来,讷讷道:“我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赵橘儿道:“那就先别说吧。来,茶好了。七郎,请茶。” 杨应麒施了个戏台上夸张的礼,说道:“谢谢娘子了——” 赵橘儿啐了他一口,愠道:“你占我便宜!” 杨应麒道:“是你先叫我七郎的。” 赵橘儿道:“七郎又不一定是……是那个意思!” 两人正说得热闹,龙舟赛到脚下,漫天都是鼓震,满岸都是欢呼,两人说话的声音也被盖住了,赵橘儿在杨应麒耳边道:“愿中原百姓,永如此时此地这般安乐。” 杨应麒点了点头,在她耳边道:“愿你我也如此。” 赵橘儿呆了呆,脸色一阵黯然,杨应麒心中冲动,说道:“我一定要去跟大哥说,我就要娶你了。无论如何都要!最多,最多,最多我……” 赵橘儿见他这样呆了呆,随即哑然笑道:“你说的这么认真干什么!来,请茶。” 两人且喝茶且闲聊,直到日落西山,赵橘儿将头靠在杨应麒肩头上,说道:“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杨应麒道:“当然见过啊。那天我牙疼……” “不是那次。”赵橘儿道:“我那时候见到你,已觉得有些脸熟了。” 杨应麒嗯了一声道:“我也有这感觉,你说我们是不是上辈子就有缘分了?” 赵橘儿笑骂道:“你又来轻薄我了!”望着已经沉下半个的夕阳,忽然惊得跳了起来道:“不好!” 杨应麒忙问:“怎么了?” 赵橘儿道:“我答应黄昏之前回去的!这、这——” 杨应麒呆了一下道:“现在也才黄昏啊。” “唉!”赵橘儿道:“现在是黄昏,可我再去到西郊,怕早入夜了!” 赵橘儿慌慌张张就要出去,杨应麒叫道:“你别慌,等我派人送你回去!不会有事的。” 忽然门外乱了起来,燕青冲进来禀道:“七将军!门外围了大批兵将,不知意在何为!我已通知徐文来护卫,但为完全起见,我们还是先从后门走吧。”抬头望见赵橘儿,不禁一怔,心道:“七将军在这里面呆了一日,原来是为了一个女人。” 赵橘儿听燕青叫“七将军”,也疑惑地看了杨应麒一眼,蓦地门外大喧,一员悍将纵马冲了进来,却是王宣。 原来翠儿终究胆小,寺庙佛堂中光线又昏黄,太阳离西山还有好大一段距离她就以为黄昏了,一不小心便露出了破绽,保护公主的护卫闻讯大惊,从秘道一路追寻出来,刚好有个樵夫说看见过一顶写着“林”字的轿子从后山下去。那护卫一路寻轿入城,到得城中刚好遇见来淮子口公干的王宣,王宣问明情况大惊失色,问明前后诸事,知道了昨日林翎曾经来访,那顶轿子上又写着个“林”字,便猜事情和林家有关。这时一个熟悉城中诸事的参谋说林家在城中有三处所在,一个是林氏的钱庄,一个是林家的别居,一个就是河阳的精舍,王宣当即兵分三路,他自己直奔最近的河阳精舍而来。 到了精舍外面,王宣便要冲入,谁知挡在门外的人不但态度强硬,而且个个武艺高强!王宣见状更是吃惊,竟施展起战场手段硬冲了进来!这精舍的大门终究不是城堡铁壁,如何当得起这位宿将一冲? 燕青也没想到对方会来得这么快,惊骇之余连忙挡在前面,喝道:“作乱么?退下!” 王宣抬头望见了赵橘儿,心想果然找对了,就要冲过来,赵橘儿叫道:“王将军,我没事!不得无礼!” 王宣呆了呆,看出赵橘儿并非受到留难,又想起她是自愿从秘道出走的,便从马上翻下来,单膝跪下道:“公主!您是万金之躯,如今天下大事又正到紧要关头,您可千万……千万要自重啊!” 赵橘儿脸色一阵黯淡,说道:“我知道。你起来吧。” 这时门外两帮人马都已经冲了进来,见到园中景象都停了手。 赵橘儿正要和杨应麒说话,门外又是一阵喧闹,徐文冲了进来,还没进门就大喊道:“王宣,你要做什么!”进了门还来不及看清周遭情形便朝杨应麒道:“七将军,您没事吧?”原来他也刚好在左近,所以才来得这么快。 杨应麒微微一笑,挥手道:“没事,一场误会而已。” 王宣没见过杨应麒,听徐文叫眼前这青年作“七将军”不由得大吃一惊,心道:“他就是杨应麒?那么公主来见他,多半是为了国家大事了!唉,我好糊涂,竟然想歪了!该死,该死!” 赵橘儿一双妙目凝视着杨应麒,看不出是喜是嗔,问道:“你刚才说有件事瞒着我,就是这个?” 杨应麒有些不安道:“我……我实不是心存它意,只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赵橘儿默然许久,渐渐容色舒展,说道:“不必多言,我明白的。当初在林府,还有在信里,我不也没对你说么?”这时有王宣、徐文等在一旁,她却不大好说得太过明白。 杨应麒闻言喜道:“那你不怪我了?” 赵橘儿低头半晌,看看王宣,说道:“日已西斜,我先回去了。七将军,望你信守方才的诺言,那件事情早日与你大哥说,我……我父母在北疆可苦等了很久了。”说完便行礼告辞。 杨应麒听她叫自己“七将军”,一时不知她是喜是怒,再想深一层,登时明白了她的意思,行礼恭送,高声道:“公主所托,焉敢有负!” 赵橘儿大喜,带着满脸掩抑不住的笑容,在王宣等人的拥护下回去了。

一到塘沽,温调羽和翠儿便松了口气,等周小昌一走,翠儿便帮赵橘儿去了化妆,重新打扮起来,说道:“好了好了,这回算是彻底放心了。”又对温调羽道:“姐姐,我再不离开汉部了。那种成天提心吊胆的日子,实在不是人过的。” 温调羽笑了笑,赵橘儿问道:“这里是汉部?” “是啊。”翠儿道:“这里是塘沽,是汉部的地方了。” 赵橘儿有些担心地问:“汉部不也是金国的么?” 翠儿笑道:“说是这么说,可其实我们汉部和金国没什么关系。哼!等我们大将军回来,大旗一举,那就更没关系了!” 赵橘儿听得半懂不懂,她是大宋的公主,赵佶的女儿,琴棋书画、茶酒诗花的修养都很好,但毕竟生活环境闭塞,又沾染了乃父只知艺术不知国事的性子,对边疆海外的事情多不知晓,偶尔也听说有个汉部,却连汉部在哪里都不知道。 翠儿当下便要给她说什么是汉部,但一时间哪里说得清楚?温调羽道:“你不如带她到茶楼玩玩,那里有专说汉部的说书人。” 翠儿拍掌道:“好主意!”又问:“可周小昌也去听书喝茶,让他看见了怎么办?” 温调羽道:“不怕,他现在忙得焦头烂额,要是有空去听书喝茶才怪,你们且窝半日,等晚上出去逛夜市,逛完了就去听书。” 翠儿道:“塘沽晚间也有说书的吗?” 温调羽道:“有,有。听说现在塘沽的生意比津门还好,夜市也不比津门差。”说着取出两个荷包来递给两人说:“里面有一些银两,还有一块写着‘林’字的小牌子。你们晚上去玩,若遇到麻烦,可以拿出来吓人。” 赵橘儿问:“姐姐你不和我们一起去么?” 温调羽笑道:“我还要去问问,看我们什么时候能回津门。” 当晚翠儿便扯着赵橘儿到塘沽的夜市去玩,两人都穿着男子装束,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女的。汉部民风较为开放,女子上街不以为耻,陈显这个老顽固虽然有心整顿,但却受到了杨应麒的强力抵制。这时街上人来人往,男人仍然较多,但女子也为数不少,所以这两个女孩儿走在街上并不惹人瞩目。 赵橘儿心道:“常听哥哥他们说大相国寺的夜市如何繁华,可惜我没机会像他们那样扮成平民去玩。不知这里比大相国寺如何?唉,当初逃出来时,汴梁都已经毁了。将来我就算有机会回去,怕也见不到当年的盛况了。” 她虽在国破家亡之余,但毕竟还年轻,又有翠儿在旁边逗着她玩儿,慢慢地容颜也就舒展开来。两人逛了一会夜市,又去茶楼听书。那说书人讲了一会汉部,这时却正讲到大将军娶亲的事,那是大家百听不厌的一段,说书人自然不知道折彦冲和完颜虎野合的趣闻,却在这桩婚事的曲折惊险之余,添加了许多浪漫温馨的细节,听得赵橘儿艳羡道:“虎公主真幸福。” 邻桌一个青年听见笑道:“别听说书的胡扯,不是那样的。” 赵橘儿随口问:“那是怎么样呢?” 那青年笑道:“当时大将军是逃婚,被大……被虎公主捉到,两个人就扭打了起来,……” 那青年说话肆无忌惮,周围不少人都听见了,还没等他说完便纷纷怒斥。 那青年旁边侍立着一个极英俊极漂亮的武士,见了这等情形道:“公子,我们还是走吧,四爷还在等着呢。” 那青年道:“下午已见过了,他那边又没什么急事,让他等去吧,我还要再听听,再看看。这番来塘沽可变了大样了,比津门也差不远了。”又招呼那说书人道:“这位师父,不如来一段杨应麒的。” 周围的人一听又纷纷斥责道:“七将军的名讳,是你叫得的?” 赵橘儿道:“七将军的名讳?七将军叫杨应麒啊?” 在场所有人一听都噫了一声,那说书的笑道:“这位姑娘,你居然不知道七将军的名号,莫非是从海外来的?就是从海外来的,也不应该没听过啊!” 赵橘儿被众人哄得满脸通红,那青年在旁护着道:“不知道杨应麒的名字又如何?人家一个女孩子,你们哄什么哄?真不厚道!” 旁边一个好事的人笑道:“小子你是看上人家了吧?这么护着她,连七将军也敢得罪!” 赵橘儿脸更红了,扯了翠儿道:“翠儿姐姐,我们走。”还听见后面那青年对起哄的人道:“瞧瞧,把人吓跑了!你们……” 赵橘儿拉着翠儿走出好远,这才说道:“翠儿姐姐,这里好乱。” 翠儿笑道:“哪里乱了?这些人也就是动口,又没动手。哼!刚才要不是你走得快,我正想骂他们一骂呢!” 赵橘儿笑道:“我可不敢。” 翠儿拉着她要去找另外一家说书的茶楼,赵橘儿道:“算了,今天还是回去吧。”说话间路过一间酒楼,里面的说书先生正说着南宋皇帝登基的事情,不小心飘出来两句,赵橘儿听见便住了脚。 翠儿问道:“怎么了?” 赵橘儿道:“我们进去听听?” 翠儿看看招牌,叫道:“使不得!这间酒楼不干净!” 赵橘儿便问怎么不干净,翠儿道:“这是男人喝酒寻欢的地方。我们两个进去,会让人以为是去招揽生意的。” 赵橘儿听不太懂,问道:“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扮成男人了么?” 翠儿道:“打扮是打扮,但谁看不出我们是女孩子?刚才那说书的人不就看出来了?” 赵橘儿道:“可是我想听……翠儿姐姐,你帮我想想办法。” 翠儿道:“我能有什么办法!” 赵橘儿一眼瞥见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进去,问道:“那也是个女人,不也进去了吗?” 翠儿道:“她身边有个男人,别人看见,就不好来聒噪了。” 赵橘儿哦了一声道:“原来要有个男人带……”眼光一转,只见路那边一前一后走着两个青年,正是刚才在茶楼和自己说话而被人哄的那人,忽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走过去道:“这位先生,能否请你帮个忙?” 那青年呆了呆道:“原来是你!”随即呵呵笑道:“佳人有事,焉敢推辞?帮什么忙?” 赵橘儿脸上红了红,指着那酒楼道:“我想进去听说书,可听说那里女孩子不能自己进去,所以……” 她还没说完,翠儿已经赶了过来,打断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个妹妹什么也不懂,您别见怪。”拉着翠儿就跑了。 回到住处,翠儿这才委婉把那酒楼是什么地方跟赵橘儿说了,赵橘儿再三不懂,说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大感羞耻。 温调羽在旁边也笑翻了,好容易止住笑道:“橘儿,你是想问南边的事情么?” 赵橘儿点了点头,温调羽又问:“那你之前说的九哥,莫非就是前段时间在南边登基了的赵构?” 赵橘儿点头道:“是啊。” 翠儿叫道:“哎哟,我这两天顾着叫你橘儿、妹妹的,可忘了你是个公主娘娘,南边那个皇帝是你哥哥。” 赵橘儿一阵黯然,温调羽道:“橘儿,你想去找你哥哥,这心情我是了解的。不过外面说书人说的时事未必十分可靠。有些事情,我倒也还知道一点。这样吧,我来告诉你。” 便将她才从林家管事那里听来的关于南方的传闻跟橘儿一一说了,橘儿听不懂的时局、背景,也给她一一剖析。 温调羽对当世政局的把握远不能和林翎相比,但她的身份是个歌妓,又曾南北流浪,所以视野并不狭窄,加上她与曹广弼的关系特殊,所以知道了不少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而这段时间由于关心曹广弼,只要有可能便尽量打听天下大事,所以对时局的进展也不很陌生。这番话说将下来,听得橘儿如痴如醉。 翠儿在旁边已经困得睡着了,但赵橘儿和温调羽两人一个听,一个说,直到东方发白,雄鸡唱晓也不觉疲倦。 赵橘儿听完了温调羽的这一番讲述,再加上往昔从父母姐妹处听来的只言片语,糅合起来终于对宫门外的世界有了一个概貌性的了解。听到最后问道:“温姐姐,你也是一个女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的国家大事,懂得这么多的军政道理?” 温调羽叹了一口气,道:“我每天都幻想着有这么一个人站在我身边和我说话,那个人关心的是这些事情,所以我幻想中那个自己说的自然也是这些事情……” 赵橘儿见她这般,问道:“那个人,是姐姐的心上人么?” 温调羽吃了一惊,慌忙回过神来,掩饰道:“不,不是……我……我说的是一个朋友。嗯,就是那个我们要去投靠的朋友。她虽然也是个女子,但见识胜我百倍,你见到她就知道了。” 赵橘儿生性本来就聪慧,经过这些日子的历练,已是颇涉世事,加上女人对女人自有一种男人所不具备的直觉,所以一听温调羽这话就知道她在说谎,心道:“温姐姐心里果然有一个人……唉,我呢?除了父母、兄长、姐妹,我心里便连一个让我想念的人也没有。” 温调羽等三人在塘沽停留了三天,这三天里赵橘儿听说了很多以往从来没听说过的事情,也经历了许多在宫里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到了第四天,林家的管事替温调羽找到了一艘前往津门的海船。虽然已经被安排在最为舒适的舱位,但赵橘儿一踏上甲板就晕,船才起行不久便吐了个七荤八素。 温调羽和翠儿这时都已久经奔波,情况比赵橘儿好得多,所以对赵橘儿的情况十分担心。赵橘儿身体极难受,却还勉强笑着安慰两个朋友说:“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撑过去的。” 见到她这样温调羽心里高兴,知道这个女孩子变得坚强了。 船进港时,赵橘儿已经难受得全身酸软,却仍坚持自己走下甲板去,到了岸上,回头看了那海船一眼道:“下次来,我就不怕你了。” 翠儿吐了吐舌头道:“你还敢坐啊?” “敢!”赵橘儿道:“我一定要敢的,要不然怎么去救我爹爹,去救我娘?” 温调羽暗中一叹,心道:“若是别人,无论遇到多大的祸患,以林翎的本事多半都能救出来。但你爹娘的话,别说林翎,就算是他恐怕也束手无策。” 这时林翎不在津门,但津门是温调羽住了好几年的地方,所以也不用去依附林府,自往定西番老房子居住。 一路走来,却见津门和离开之前相比也没什么变化,温调羽心道:“若是三四年之前,津门是一个季节一个样子。现在却平静多了。”她却不知道当前汉部的经济最活跃的地方已经转移到了塘沽,如今就是辽口、清阳港和淮子口的发展速度也比津门快些了。 到了定西番老房子门口,翠儿见那块门牌还在,拍掌道:“还好,房子没丢。就是草长了不少。” 温调羽笑道:“汉部是有王法的地方,这房子我们又没卖,怎么会丢?” 三人进门,才走到院子,忽然一个汉子跳了出来,吓得翠儿大声惊叫。温调羽最为镇定,且不说话,赵橘儿惊惶了一下,随即暗叫自己冷静,鼓起勇气踏上一步娇斥道:“你是什么人,闯进我们家作什么?” 温调羽和翠儿见赵橘儿忽然变得如此大胆,无不刮目相看。那汉子看见温调羽,行礼道:“温姑娘可回来了。自温姑娘忽然失踪,可把我等都急坏了。” 温调羽哼了一声道:“你们?你们是谁?” 那汉子看了赵橘儿和翠儿一眼道:“请温姑娘借一步说话。”见温调羽犹豫,扬了扬手中之刀说道:“若在下有意冒犯,这两位姑娘也帮不上忙。”说着便把刀放在一边,以示诚意。 温调羽知道他说的有理,便让赵橘儿、翠儿且放心,自己随那汉子进屋里说话。 翠儿叫道:“姐姐!” 这次反而是赵橘儿握了翠儿的手,让她不要担心。 温调羽与那汉子进了屋,那汉子又行了一礼道:“温姑娘,我叫何汉,我们是大将军派来保护你的。” 温调羽心中一凛道:“大将军?” “不错。”那汉子道:“我们一共三人,分别借故住在这附近,平时温姑娘出入起居我们都不敢打扰,无事时节也不敢随便跟踪。也正因此才与温姑娘失去了联系。” 温调羽道:“这些也都是大将军的吩咐?” “是。大将军叮嘱我们此事不得他允许,连虎公主、七将军也不得告知,偏偏温姑娘失踪的时候大将军又已经失陷于金人之手,我们竟不知跟谁说去,所以才都慌了。” 温调羽听到这里已经释了疑心,心道:“原来我的事情大将军早知道了。不知燕京的宴席上,他知不知道是我。”便问:“那你们以后打算如何?” 那汉子道:“按大将军的吩咐,我们仍会住在附近,若温姑娘有事吩咐,我们自当尽力奉行,无事时便当是一场邻居。但温姑娘以后若要离开,能否先告知一声,免得我们难做。” 温调羽施礼道:“谢谢了。我原不知大将军有这样的安排,否则定会告知你们。我这次回来,应该不会再走了,劳您挂怀了。若以后有什么事情,再来相求。” 那汉子见她礼貌,也感欣然,连称不敢,告辞而去。 翠儿冲进来问:“姐姐,是什么人啊?” 温调羽道:“是来保护我们的,不是坏人。” 翠儿眼睛一样,小声道:“是他?” 温调羽道:“不要乱猜,总之以后在附近遇见他,就当他是个邻居。来,不说了,我们先把房子清洗清洗吧,走了这么久,不清洗清洗没法住人的。” 三个女人便动起手来清理杂草,洗刷房屋。赵橘儿以前哪里干过这等事情?若是当公主时让她来做这些家务非大感痛苦不可,这时却和两个姐妹干得兴致盎然,颇得做家务的乐趣。 赵橘儿就这样在津门住了下来,每日或与温调羽练些歌舞琴瑟,或与翠儿上集市买菜做饭,汴梁宫中的生活与之相比既拘束枯燥,又多钩心斗角,至于北迁途中的那段日子更是不堪回首。若不是怀中还有父皇赵佶托付她的那张刺血诏书,她几乎就想忘记昔日的一切,终老于此了。 不过林翎终于还是回来了,而赵橘儿的平静生活也宣告结束。

本文由韦德国际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那汉子看了赵橘儿和翠儿一眼道伟德体育app最新

关键词: